您的位置 : 创造新看点 > 小说库 > 穿越 > 王爷盛宠俏皮妃

更新时间:2019-05-19 13:10:42

王爷盛宠俏皮妃 连载中

王爷盛宠俏皮妃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豆花火锅 分类:穿越 主角:何楚楚亦王爷

主角叫何楚楚亦王爷的书名叫《王爷盛宠俏皮妃》,本小说的作者是豆花火锅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一个倒霉的女子,前脚被闺蜜撬了墙角,后脚就到穿越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朝代,最糟糕的是,醒来的时候就坐在了花轿上。她,一个聪明的女子,在计谋多端的深宫,和权术云涌的朝堂巧妙斡旋,只为谋得一席生存之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爷盛宠俏皮妃 第5章 路见不平 免费试读

第5章路见不平

翌日早,风和日丽。

何楚楚睡的正香,却总觉得人在旁边盯着她,朦胧中睁开眼睛,一个帅哥站的跟雕塑一样看着自己。

何楚楚模模糊糊的以为是马俊,随口说道。

“你要去上班了么?”

翻过身继续睡,但感觉不对,眨巴几下眼睛,脑子高速转动得出一个结果,自己完了。

立马翻身,拽住被子裹在身上,还好没有裸睡,要不便宜被占大了。这个人还真有意思,一声不吭就进别人的房间,珍珠呢,珍珠也不知道拦一下么,或是叫醒自己也好。

冷酷王爷还是面无表情的站在何楚楚面前,完全没有要挪动的意思。

“上班是干什么?”

上班,自己有说这句话么,这该死的脑袋,一定是刚刚犯了迷糊,把臭脸的大体轮廓当成马俊了。

“那个,上班就是上朝。呵呵,亦王爷,您这样擅闯我的闺房是不是有点不尊重您的同志。”

何楚楚一副弱女子的样子,胸前挡着杯子,堆起假笑,看王爷眯眯眼,一副不解的模样…

“啊,说的难听些,就是同党。”

王爷点点头,不但不走反而一**坐下,又想做什么。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了?”

“开玩笑,我能有什么事。”

“你是不是忘了我朝的习俗?”

“啊哈哈,我朝习俗啊…这个”

这是什么情况,一大早跑过来考何楚楚的人文地理,还有什么习俗么,昨天珍珠是给自己说了那么几件婚后要做的事情,不过昨晚因为个人发泄喝了点小酒,怎么就给忘了呢。

“这个,我因为身体太虚弱,再加上您一大早这么吓我来着,我一时想不起来…”

何楚楚眨巴着大眼睛,装的楚楚可怜,心里硬生生憋着一肚子气,随随便便闯进闺房不说,还随机开始知识问答,这不是考验自己么。上学的时候就最恨临场考试,上班的时候终于可以摆脱这种噩梦,可自从来到了这里,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和知识问答作斗争,感情我何楚楚就在开心辞典的现场啊,那导演倒是先给个小丫姐姐做个伴儿也好。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希望王妃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连我朝数百年来的风俗都忘了,如何是个大家闺秀呢。”

“喂,我是不是大家闺秀也不是靠这个东西判定的好不好?一大早就看到你这张臭脸,心情都好不起来,当然脑子里都是空的啊?”

臭脸抽动嘴角不屑的笑笑,挪挪身子靠近了何楚楚。何楚楚顿时感觉到压力。

“喂,不要离我这么近好不好,你以为逼我我就会回答你的问题。”

何楚楚强装镇定,其实心里面咚咚直跳,自己的这个榆木脑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灵光突现,突然开窍,珍珠明明跟自己提过的,快点想起啊,要不真的是死定了。

是什么呢,到底是什么呢,回娘家,是有这么一条,这是第三项,去王宫拜见长辈们,不对,这是第二项。

“你到底是谁?”亦王爷逼近眼前的女子,想起早上御风带回的,整个婚礼从头到尾没出任何差错,上轿的是余家千金。那为什么,现在这个女子一脸恐慌呢。

“哦,是去国恩寺祈福。”谢天谢地,何楚楚想起来了。

亦王爷顿了一下,抖抖衣襟,坐正身子,面无表情代替了刚刚要吃人的死相,不过,这个转变倒是很好笑。

“呵呵—”我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笑什么,笑你刚刚摆在我面前那张不可一世的臭脸,我真是想不起来了么,只是逗逗你而已,要知道,作为当朝才女,络绎国的历史本女子都能倒背如流。”

又将一军,一大早让何楚楚心情这么好,真是谢谢眼前这位帅哥的不速来访。

“再说一句,一个要成大事的人,被人从脸上读出表情是大忌吧。”

冷酷王爷盯着何楚楚,何楚楚心里毛毛的,呀,气场就是比我强。

“立刻启程去国恩寺祈福,做好一个王妃该做的。哦,既然余才女把本朝历史都能倒背如流,改天有时间给我背背吧。”

说罢掸掸袖子转身离开,何楚楚暗地里心里叫个懊恼啊,这张嘴怎么得到便宜就不知道飘哪去了,干嘛要说什么倒背如流,这下好了,又要拽着珍珠恶补历史,血的教训第一条,言多必失。

既然得了令,好好做才能显示自己的诚意,幸亏是独自去国恩寺祈福,否则和那冷酷王爷坐在一个马车了,不晓得又要恶补什么了。

速速起床让珍珠帮自己梳洗完毕,换上贵妇装,华丽丽,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天生的古典气质被发挥的淋漓尽致,如此合适,天生丽质难自弃啊。那个该死的马俊竟然说甩就甩了,还说本小姐野蛮,本姑娘还就是野蛮了。

走到门口,马车已准备妥当,永远挺着一张面无表情的画皮的王爷立在马车旁,真是浪费了精致的五官,如果笑一下,估计整个王朝的女人都要疯了吧。

倒是很绅士的扶何楚楚上了马车,帘子放下的那一刻,他压低声音的警告何楚楚:“逃跑是没有用的,同党。”

哎,浪费感情,还以为会说个路上小心,早点回来之类的,心里那个凉啊。

还没坐稳,听见骏马嘶吼一声,国恩寺一日游开始了。

何楚楚坐在马车里,打量着四周,绫罗锦缎的卧榻,底板和四周是紫檀花雕木,上面刻着属于皇家的白鹤图腾,却不显奢侈,倒落得有些隐隐的高清。这是固执残暴的冷酷王爷的调调,顿时心里充满鄙视。

唉,也就只能在心里鄙视咯。

“王妃,王妃”

珍珠拉拉何楚楚的袖子,我缓过神来。

“王妃,就要过玉龙街了,可是最繁华的一条集市,您以前最想来的地方呢。”

繁华,那就是热闹了,对上口味了,何楚楚立马打起精神。

掀开车窗锦帘一角,向外看去。还真是热闹啊,这条玉龙街少说也有四十米宽吧,平整的青石板上马车来来往往,两边便是商人们的货架或是地摊,中间人头涌动,生意买卖兴隆,和谐社会啊。

“这个时候也有这么好的社会风气,真是不得了。”何楚楚不禁感叹。

“喂,臭婆娘就不能让路么。”

一声大吼在吵嚷的人声中显得尤为突出,也顿时让整个街面安静了下来,马车忽然停住,何楚楚一个没抓住平衡,一头撞到了另一面的车壁上。

是谁这么没眼色,本小姐美好的一日游也敢来添堵。袖子一拢,打开厢门,掌握个先。

只见一个大汉驾着马车,一脸凶相,恶狠狠地盯着倒在地上的妇人,这妇人的脸上沾着灰,模糊看不清岁数,但身材一看就是大级别,那少说也有40岁了吧,衣衫褴褛,头发凌乱,实在可怜。

妇人估计被大汉一声吼吓到了,迟迟没有起身。大汉一副怒气攻心的样子,直接甩下来一鞭子,这一鞭硬生生抽在了妇人身上,麻布衣服顿时裂开一道,血慢慢渗出来。

人渐渐围过来,何楚楚的马车算是停在了看客的最前面,这,不说点什么太不像我何楚楚了吧,我可是典型的大女子主义呢。

何楚楚提起裙摆,下了轿子,径直走到妇人跟前,将她搀起来,大汉刚张开口,似乎要骂何楚楚一顿的样子,但眼睛看了看立在马车前的带刀侍卫,赶紧闭上了。

哇,看来何楚楚还是有那么点派头的,虽然是沾了臭石头的光。

“我不管你是谁,一个男人欺负一个妇道人家怎么说的过去,我想络绎国也是有法有纪的。”

何楚楚冷冷的盯着这个头上都要冒虚汗的大汉,心里那个得意。

转头对一个侍卫:“这种人,应该受什么样的惩罚呢?”

“杖二十”

还真有关于这方面的法纪,人权政策贯彻的太好了吧。

“来人,杖二十。”我冷冷的下了命令。

大汉抹了把头上的汗,赶紧下了马车,跪倒何楚楚的面前:“王妃千岁,小的一直没有反应过来是哪路仙姑,这才有了眉头,亦王妃,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小的吧,小的是墨贵妃的下人,替宫里办事的,您给个三分薄面。”

何楚楚一听火了,怎么着攀关系是古今通吃的事情,还真是你命背,张嘴说的就是我不耻的事情。

“那就和你那墨贵妃告这一状吧,杖责二十。”

围观人群一阵赞叹,看来本小姐做的还真是大快人心的好事。

侍卫也是利索,直接拖到了路边,噼噼啪啪,二十下开打,听着那大汉的惨叫,何楚楚表面镇静无比,其实内心早就high翻天了,这就是权利啊。

妇人猛然跪下,不断给何楚楚磕头,何楚楚慌了神,使出吃奶劲把她扶起来,看她泪光泛滥的样子,真是心疼啊。

“好了,不用谢了,你赶快回家梳洗下吧,我还赶着有要事。”

让珍珠给妇人塞了些银两,便上马车让车夫启程,时候也不早了,干正事要紧,否则怎么向亦王爷交差。

走了一阵,何楚楚探出头一看,围观的都散开了,只剩那妇人还站在那里,想是受了惊吓。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