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岛客栈免费阅读(顾尘林逍全本资源) 无广告-工人帕克小说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短篇 >

海岛客栈免费阅读(顾尘林逍全本资源) 无广告

时间:2020-07-15 15:11:24编辑:朕好萌

主角是顾尘林逍的小说叫做《海岛客栈》,它的作者是非龙即凤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二章古怪客人王富,顾尘是认识的,两人还有过节。说起顾尘上岛第一天,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事件。上岛开民宿的人几百上千。不是每一个人都令人印象深刻。但顾尘一开始就是特别的。那天,她下船后,独自在“喜来”餐厅...

海岛客栈 第二章 古怪客人 免费试读

第二章古怪客人

王富,顾尘是认识的,两人还有过节。

说起顾尘上岛第一天,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事件。

上岛开民宿的人几百上千。不是每一个人都令人印象深刻。

但顾尘一开始就是特别的。

那天,她下船后,独自在“喜来”餐厅吃饭。这家餐厅占据了非常好的位置,靠海,装修也漂亮,环境雅致,一般人都会被它的外表吸引。

那天顾尘点了菜,菜上来后,她看了两眼,却没有动筷,而是叫来服务员,说要结帐。服务员递过来一个帐单,告诉她:“小姐,您一共消费了1600元。”

桌上就是一条鱼和一碟青菜,顾尘提出抗议,拒绝买单。老板王富就走出来了。他是北方人,中年胖子,一脸横肉,挂着浑不吝的笑。

“我看看,是哪路神仙,吃了饭敢不买单?想吃霸王餐啊?”

旁边几个店员也围上来,不怀好意地盯着她,其中一个,手里有意无意地掂着一把尖刀。

一般人看此架势也就怂了。自认倒霉,结帐了事。事后也会有人向或者派出所反映,但是由于证据被收走或者倒掉了,查也查不了,只能不了不之。

但是王富屡试不爽的招数,这回不灵了。这女的似乎不吃这一套。

吃饭前,你们给我看的那本菜单上,这种鱼的价格是158元一条。我反复确认了,是一条的价钱,还是一斤,你们说是一条。而且这条鱼不是新鲜的,看鳞片和鱼眼睛就知道。我喜欢吃这种鱼,所以我对它很了解。这个季节这种鱼只有三个手指大,你们这是冷库里的存货。你们现在果然给我拿了阴阳菜单,告诉我这条鱼不是158元,是1588元。我要反映给,告你们欺诈消费者!

你去告吧,你有证据吗?你去打听一下,有谁告得了我?

王富不怕。咱们背后有人啊,每个月好吃好喝供着,还能固定拿一份保护费,谁会去费心帮这些可能一辈子只来一次的外地客呢?

王富不怕动粗。但他好面子,怕丢人。

“好!算你狠!”

她拉开袋子,从一摞钱里抽出两张:“饭菜钱足够了。不用找了。我也懒得计较。”

王富收了钱,骂了句:“别让我再撞!”

她嫣然一笑:“你会经常撞上我的。因为我要在这里留下了。”

当天,多人围观看热闹,这一幕很快就传遍了绿洲岛。大家都说,王富被一个女人制住了,太痛快了。王富仗着背后有人,一直欺行霸市,码头生意他说了算,大家敢怒不敢言,这次真是大快人心。果然,此后他们在很多个场合碰面,海鲜摊、建材商店、游船码头、景点等,每回较量,都是顾尘占上风。王富讨不到便宜,想起她就头疼,见了她尽量绕着走。

她想:王富今天怎么有胆子进来?他绝对不是来喝咖啡的。不过,王富她不怕,就是一个小痞子而已。量他也掀不起多大动静。

倒是那对假装约会的男女有点意思。

说这一男一女假装在约会,还真是没判断错的。从大堂里其他位置看,这两人头靠得很近,像喃喃私语说着情话,但从吧台这个角度却是看得一清二楚,他们不是在谈情说爱。他们点了咖啡,但半天没喝,时不时交换眼色,眼神非常严肃,一点都不缠绵。男的拿起手机,给女的拍照,但镜头却是越过女的,照了她向身后。

按照他镜头的方向,他们盯的人,应该是后面那三个男子。

从他们的姿势、神情来看,这两人应该属于“官家”的人。“官家人”的气质,或者说气味,很难用准确的词形容出来,是正经?规矩?拘谨?都不好说,但敏锐的人一下能嗅出来。

顾尘没有在体制内泡过。以她有限的接触,在机关工作久了的人一般是这样的:脸上有正气,稳重,看上去成熟,行事低调不爱出风头,不轻易表态,是风险厌恶者,程序爱好者,规则拥护者,不得罪人,也不容易掏心掏肺,说话留三分,对人有礼却带距离。

这两人从进门就有这种味道。他们是谁?政府的?侦探?缉私?刑警?

那三个男人又是谁?离得有点远,看不清他们的神情,听不见谈话的内容,但三人的神情也很严肃,还在纸上写写划划,还用手不时指向外面的海滩,仿佛在做着一个大计划。

黑色单衣男子,40多岁的年纪,理着板寸头,中等身材,健硕有力,不苟言笑,目光坚毅,眼如鹰隼。

“眼如鹰隼”是顾尘对他的第一印象。凌厉,不怒而威,有一股莫名的杀气。

他是个东岛人,护照上写他名为松野苍介,他自我介绍说来观光旅游。他个人风格很鲜明。这两天,他准时起床、准时熄灯,也准时用餐,坐固定的位置,几乎吃固定的食物,份量不大,用餐过程专注安静,显示出某种自律和克制。他对店员很有礼貌,每次服务结束后,点头说“谢谢!”

东岛不是到处都是岛吗?他到这里来观光?

有趣了。顾尘开了三年客栈,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形。

她移开视线,转头望向窗外的海。刚才还风和日丽的天空,转眼飞过来几朵乌云,原本湛蓝的海水变得有些暗沉。

“希望今天不要出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