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你家夫人又耍赖了免费阅读(陆怜儿夜思哲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工人帕克小说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短篇 >

夜少,你家夫人又耍赖了免费阅读(陆怜儿夜思哲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时间:2020-07-15 14:48:39编辑:勾嘴笑

主角是陆怜儿夜思哲的小说是《夜少,你家夫人又耍赖了》,本小说的作者是诺一写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一章:谁逃婚哗啦——一盆凉水泼了出去,直直浇到昏迷不醒的女人身上。楚涵见着女人头发都已湿透,心里一颤,胆怯的问:“少爷,还浇吗?”夜思哲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手机握着一部女士手机,每翻一下,脸色就阴沉...

夜少,你家夫人又耍赖了 第一章:谁逃婚 免费试读

第一章:谁逃婚

哗啦—

一盆凉水泼了出去,直直浇到不醒的女人身上。

楚涵见着女人头发都已湿透,心里一颤,胆怯的问:“少爷,还浇吗?”

夜思哲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手机握着一部女士手机,每翻一下,脸色就阴沉一分。

“浇,人只要不醒,就继续浇。”男人说的平和,可语气里却透着一股冰冷。

这冰冷,使得楚涵浑身一颤,根本不敢迟疑,又泼了一盆冷水过去。

直到第三盆......

的女人,突然咳嗽一声,纤长的睫毛轻微颤动了几下才睁开,眸子里凝着的全是寒意,丝毫没有刚醒来时应有的迷离。

“这里是......”陆怜儿不动声色,暗暗的环顾着四周,当她见到沙发上的男人,瞳孔倏地缩紧。

万分震惊的问:“哲,你怎么在这?”

“很惊讶么?”夜思哲目光一转,落在女人身上,淡淡的问:“这里是我们的婚礼,我不在这儿,应该在哪?”

婚礼?

我们的?

陆怜儿心里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她不是早就跟方进伟逃婚了吗?还有自己应该已经被程莹莹害死,一刀毙命才对。

怎么会在这里?

陆怜儿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胸口,那里完好无损,并没有任何伤口,脑子里瞬间想到一种可能,莫非她......

下一秒,夜思哲的一句话,证实了她的想法:八点接亲,九点到酒店,十点从后门离开,趁着宾客最多,场面最乱的时候逃走。

真是好计谋,我竟想不到,自己的新娘心思如此缜密。

这个是......她的逃婚计划。

陆怜儿眼里的惊讶慢慢沉淀,取而代之的是欣喜。

是的,她了!

之前还有所怀疑,听了这话,已经能十分肯定。

夜思哲被她嘴角的笑意**到,咬牙切齿的问:“陆怜儿,当初你陆家落魄,求我出手帮助的是你,要以身相许的也是你,现在危机解除,你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吗?”

“哲,人家才没有,你一定是搞错了。”陆怜儿睁大双眼无辜的看着夜思哲。

翻脸不认人,是她前世做的事,既然已经,就不可能再犯傻,她又不是弱智。

“哦?”

夜思哲听到陆怜儿的话,脸色立刻好转,周身的冷意也缓和许多。

而这些变化,他并未察觉,只冷声:“难不成这计划也是假的?”

呃......

陆怜儿看着屏幕上的聊天记录,神情一僵,这计划当然是真的,而且是成功了的,可是......

可是她前世已经逃走了,为什么后会被抓回来?莫非是自己的让一些事情发生了改变?

既然已经改变,那必定要依着自己心意改。

下定决心后的陆怜儿,再开口似完全变了一个人,“哲,那都是小枫他们瞎说的,我们婚礼正常举行,好不好?”

夜思哲还没做出回答,眼前突然闪过一道黑影,等再反应过来时,大腿已经被人抱住。

“陆怜儿,你这是干嘛?”夜思哲挣扎了两下,见挣脱不了,又厉声道:“你松手!”

“不嘛!”陆怜儿摇头,抱的更紧了一些,“我才不要松手。”

“陆怜儿,不许耍赖。”夜思哲的语气比刚才还要再肃然几分,听上去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然而陆怜儿不但不惧怕,反而嘟起嘴巴,孩子气的回道:“我就要耍赖,你不答应我,我就一直抱着。”

夜思哲被她的模样逗笑,紧抿的薄唇悄无声息的扬起,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来,柔声问:“答应你什么?”

哐当—

此话一出,房间里响起一道铁盆落地的声音。

一旁的楚涵嘴巴微张,呆愣的看着自家的主子。

天啊!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一贯冷酷无情的夜,想不到也能有温和柔顺的嗓音,这也太难以置信了。

陆怜儿并没有理会那声音,而是又认认真真的说了一遍:“我们正常举行婚礼好不好?”

夜思哲:“好!”

俩人的话几乎是同一时间出口。

“嗯?”陆怜儿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男人。

夜思哲唇边的弧度更深,淡笑着问:“陆怜儿,为什么突然改变注意?”

因为......

陆怜儿眸光微闪,眼前闪过的是自己临死前的画面。

那时,她人已经躺在血泊中,冰冷的匕首直直刺进她的心脏,令她痛苦不堪。

“唔......”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流逝,胸口的冰冷正在蔓延。

就在这时,她耳边突然一阵巨响,“陆怜儿,我来了,你睁开眼。”

陆怜儿眉头一皱,费力的努了努嘴,“夜思哲,你好吵,我......我好困。”

紧接着又是一声低吼:“陆怜儿,你睁开眼,我命令你不许睡。”

陆怜儿强撑着睁开眼,她听得出这个男人话里痛苦,还有对自己的在乎,可是她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夜思哲,我后悔了......”

“喂,陆怜儿一个原因至于想那么久吗?”

夜思哲低沉清冷的声音让陆怜儿回神,眼前男人的脸,与记忆中的重合。

是因为什么吗?

因为,你是唯一个肯奔向我的人,还有那痛心疾首的叫嚣,此刻都历历在目。

旋即,陆怜儿一改之前的阴郁,咧开嘴给了夜思哲一个大大的微笑,“我突然觉得哲,你好帅呀!”

夜思哲意识到自己被调戏,脸蓦地一红,不过下一瞬神色就恢复正常,清了清嗓子,正色:“我说,你还不打算放开我吗?”

陆怜儿:“......”

这次窘迫的人,换成了她自己。

她刚松开手,房间的门就被人打开一条缝,与此同时,还传进来一道小心翼翼的声音:“姐,姐夫已经把车准备好了,就在后门门口,你换好衣服了吗?”

这声音......

话落的瞬间,陆怜儿就听出,那是她的亲弟弟陆小枫的声音。

前世他是负责给自己把风,也多亏了他的探路,自己才能离开的顺顺当当。

可那是前世,如今......

陆怜儿敏锐的察觉到周围空气的冷凝,再去看夜思哲,就发现他的面上已经覆上一层冰霜,眼底也蕴着一股凌厉。

“哲,你听我解释......”

没等她把话说完,门口的陆小枫再次急切的开口,“姐,你动作快点,不然大魔王就要来了,这事真不能再拖啦!”

一道冰冷的嗓音问:“什么事?”

“当然是你和姐夫私奔的事。”陆小枫说着转身,第一眼就看见黑着脸的夜思哲,整个人瞬间呆住,立在门口的腿再也无法移动半分。

再开口,陆小枫的嗓音里带着明显的颤音,整个身子也在瑟瑟发抖,“思、思哲哥,你、你怎么......”

夜思哲不怒反笑,眼睛紧盯着惊骇惧怕的陆小枫,问:“大魔头是谁?”

“大......大......大......是......”陆小枫磕绊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心里的恐惧更甚,急忙向一旁的人求救,“姐......”

而此刻的陆怜儿恨不得自己再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