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阴缘已注定》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云清墨逸小说阅读-工人帕克小说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灵异 > 此生阴缘已注定 >

《此生阴缘已注定》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云清墨逸小说阅读

时间:2020-02-21 23:14:25编辑:皓雪殇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此生阴缘已注定》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积云渴雨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虽然早知道我对墨逸而言不过就是一个生育工具,而且还是一个并不在他计划之外被鬼献祭给他的,但听他说得这么明明白白,我依旧还是感觉有点心酸。墨逸并不在意我的感想,放在小腹上的手慢慢朝上,一点点揉捏着,我心...

《此生阴缘已注定》 《此生阴缘已注定》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云清墨逸小说阅读 免费试读

此生阴缘已注定 第015章 逆生之发 免费试读

虽然早知道我对墨逸而言不过就是一个生育工具,而且还是一个并不在他计划之外被鬼献祭给他的,但听他说得这么明明白白,我依旧还是感觉有点心酸。

墨逸并不在意我的感想,放在小腹上的手慢慢朝上,一点点揉捏着,我心烦意乱的想拒绝,他却一把扣住我的腰,声音低沉的道:“它今天受返魂香所引,十分兴奋,如若本君不好好浇灌,就算返魂香离体,它依旧会醒过来折腾你,到时别说什么清泉水或香灰水,连观音净水都压不住它,要或是不要你可有想明白?”

腰间有坚硬的东西抵住,明明蓄势待发,可他声音却没有半分情欲,理智而低沉的要我回答。

我想到白天鬼胎兴奋的吸血,那种四肢百骸血液都朝小腹涌去,浑身如同极度低血糖发冷发软的无力和昏沉感,原本僵挺的身子慢慢发软,努力安慰自己,这不过是为了保命的正常人伦交欢,并没有情感。

“呵呵…真乖!”感觉到我的变化,墨逸扣在腰间的手轻轻抚磨着,跟着一挺而入。

前面一段时间日夜交缠,加之最近的空虚,身体瞬间沉沦,我努力放空自己,回归原始态,随着他的动作沉沉浮浮。

思绪完全迷糊之时,我想到一句话,女人总是分不清灵与欲,而男人却能清楚的分清,所以女人很容易沉迷于与自己交颈缠绵的男人,可男人却只是本能的发泄。

“云清!”墨逸猛的一用力,伸手掰着我的脸,额头紧紧与我相抵,透着面具盯着我。

我嘴角轻勾,再也不如前面一般与他注视,而是缓缓闭上了眼。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墨逸一用力,所谓的“灌溉”随之完成,我只听到一声冷哼,随之身上一轻,墨逸也消失不见。

如若不是腿间的湿意,我都会以为刚才只是一场了无痕迹的春梦。

只有他想要的“灌溉”完全没有半点温存,看样子迷惑一个男人并不是这么容易,更何况墨逸还是一个鬼,对付陆家母子只能靠自己,靠墨逸是不可能的。

为了安抚鬼胎,我连澡都不敢洗,只能扯着被子将自己缠紧,这样才会让我感觉到一点点温度。

迷糊的睡了过去,半夜小腹里的鬼胎似乎开始慢慢蠕动,我刚要醒,却感觉有一双微凉的手在小腹轻抚摩安抚着鬼胎,耳边还有着轻微的叹息声,似乎十分无奈。

等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齐楚居然还做了早饭,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十足的好男人。

我原本没有胃口,却也吃了一碗饭,离开时,我特意找外婆要了一本符纸书,看香过阴是一个很杂的活,有时事主有病,或看出是什么东西缠住,总不能再烦二主,外婆用符还不错,要不当初南雅也不会找上门来。

外婆将符书递给我时,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抚着我的头,紧闭着眼,似乎连看都不敢看我。

“外婆,我不会有事的。”我抱了抱她,却感觉她身体微微发冷,想到很少出门的外婆昨天突然出去了一整天,连去哪都不肯告诉我,联想到墨逸的话,她似乎瞒着我在做什么。

我想问,可她却跟小时候一样,伸手摸了摸我的脸:“云清,等你回来,外婆就告诉你。齐楚的事情一解决,你就立马回来,外婆在家里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我都告诉你。”

看着她浑浊的双眼在跳动,手微微颤抖,相依为命的两人,只要对方一个眼神,一个微微的表情,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我不想逼问外婆,轻轻的嗯了一声,随着齐楚出门了。

齐楚做事如同做饭一般,细致周到,下了高铁那边出租车就在高铁站等着了。

路上我问过齐楚几次是什么事,他都要等我看到事主才说。

出租车将我们送到一座不高还有点荒凉的小道观,齐楚熟门熟路的将我带到了后面的小住房里。

里面一个中年道士看到齐楚,急急的迎了出来:“找到云婆婆了没?张天师说这事只能云婆婆看香能解决,齐师叔请来她了吗?”

张天师?

我听着还是一愣,随即想到,道家能称之为天师的,也就只有正一教龙虎山天师府代代嫡系相传的天师。

齐楚瞄了我一眼,低低的嗯了一声,那道士顺着他目光看到我,满眼的惊讶,嘴都好像合不拢的道:“原来云婆婆不是位婆婆,是位小姑娘啊!”

我刚想解释,齐楚却低咳了一声,拉了我一把,直接推开门进去,还飞快的掀开了床上的纹帐。

看到床上躺着一个胖得连眼睛都看不见的和尚,我有点吃惊的道:“你让我一个香婆,到道观给一个穿道袍的和尚看香?”

这转了三个弯的事情,让我头大,只是那和尚胖得也太光亮了一些。

“仔细看!”齐楚将我推到床前,沉声道:“张天师看过了,说这事只有观香门门主云婆婆能解。为了找你们观香门,我跑了大半个湘西,如果不是你家还没改姓,我差点都找不到,你可别砸了观香门的招牌。”

观香门是啥我都不知道,但一边道士满眼的钦佩,还是张天师说的,似乎有点来头。

帮得道之人看香,总比普通人阴德应该多一些吧?

而且齐楚还知道外婆的来历,说不定还能套出点什么。

我忙凑过去,看了看的人,那是一个全身发肿的白胖和尚,脸色发青不说,连光亮的头顶都透着青色,就好像很瘦的人透着青色血管那种看上去不舒服的感觉,似乎也只是在床上躺太久了。

“看出什么来了吗?”齐楚似乎着急,瞄着我道。

刚要摇头,腹中鬼胎突然轻轻拱动了一下,我本能的伸手捂住它,就在那时,我似乎看到和尚的脸整个动了一下,那种动好像隔着豆浆表面看到下面豆浆晃动。

为了看清楚,我忙凑近了一点,这一看,我只感觉头皮发麻。

只见肿胖白皙的皮肤下面,一丝一缕的东西如水般涌动着,因为隔着薄薄的血肉,显得发青,但那东西细如头发,而且顺着动向朝上看,完全通于头顶…

我微微张嘴,扭头看着齐楚,手不自觉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头皮从麻变成痛的错觉。

“他脸皮下的是头发?”我吞了吞口水,实在不能确定这是怎么回事。

齐楚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将衣袖撩上去,胳膊也布满了那种扭动的毛发,看上去又诡异又恐怖,似乎他身上的毛发全部倒生长,涌入皮下肉里,而且还在里面动。

“这不是应该送医院吗?”这是病啊,得治,找到我看个香有什么用?

那道士忙道:“医院也看了,连巫师、辰州符师、蛊师都请了,都没有用,张天师看过后,说如果云婆婆你不能救的话,师父就能任由这些逆生的毛皮吸食掉血肉而亡。”

被一个中年道士一直叫婆婆,这感觉着实不大好。

我努力让自己沉住气,看着那道士紧闭的双眼,睫毛似乎也倒长了,但因为眼皮的原因还能看到一点根,试着伸了伸手指,想将一根睫毛给拧出来。

如果只是普通的毛发倒生长,以现在的医学应该可以解决的,但如果毛发活过来了呢?

手指用力掐着睫毛,我一点点的朝外抽,抽出一节手指长了,那根睫毛还没有完全出来,我手却有点发抖,正想加大力度,原本紧闭的双眼却似乎因为抽痛猛的睁开。

那双眼睛充满血丝,瞳孔与眼白完全看不出界线,如同恶鬼一般,吓得我朝后一退,捏着的那根睫毛瞬间就抽出来。

“啊…”那人跟着痛呼了一声,忙朝我道:“云香,快撒手!”

云香是谁?难不成是外婆?

我一愣神,却感觉手指一紧,低头一看,却见那根沾着血的睫毛居然回弹死死缠住了我的手指,尾端还朝着我肉里钻去!

此生阴缘已注定

此生阴缘已注定

作者:皓雪殇类型:灵异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