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之驱魔师》火烈海芸露章节目录在线试读-工人帕克小说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玄幻 >

《炎之驱魔师》火烈海芸露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时间:2019-07-01 20:20:06编辑:终遇你

主角是火烈海芸露的小说是《炎之驱魔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海愿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妈……”火烈哗啦一声从浴缸里坐了起来,溢出的水溅了一地。虽然一池子的无上寒冰已经成了零度的冰水混合物,但火烈额头上却仍然冒出了滴滴汗珠。不知是体内的火气,还是这一场噩梦导致的。“烈儿,又梦到你母亲了...

炎之驱魔师 生意来了 免费试读

“妈…”

火烈哗啦一声从浴缸里坐了起来,溢出的水溅了一地。

虽然一池子的无上寒冰已经成了零度的冰水混合物,但火烈额头上却仍然冒出了滴滴汗珠。

不知是体内的火气,还是这一场噩梦导致的。

“烈儿,又梦到你母亲了吗?”

雷琼听到了火烈惊醒的叫声,立刻飘了过来,关心地询问着。

火烈摇了摇头,镇定了一下后,用浴缸里的水拍打在脸上。

“琼姐,我没事。”

说着便用手臂撑着浴缸边缘准备起身,刚抬到一半,火烈抬头看了看雷琼,做了一个你怎么还在这里的表情。

雷琼原本已经睁大眼睛摩拳擦掌中了,结果还是嘟嘟囔囔地闪出了浴室。

火烈穿好衣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卧室,一个大字形倒在了床上。

“还是床舒服啊,躺在硬邦邦的浴缸里泡了一晚上水,海参都不用泡这么久。”

“嘀嘀…”

这时火烈的手机响起,屏幕上显示出一条。

“琼姐,帮我看看是谁发来的,说了什么。”

火烈躺在柔软的床上,真的是一点都不想动。

“呵,是你那个柔姐姐,呦,她好像要给咱们介绍生意呢。”

雷琼飘到手机上空,看着的内容说道。

“介绍生意?快,扶我起来。”

火烈看了一下孔柔的:小烈,你还好吗?这几天没见你,倒是有点想你了呢。我跟小雨都想你呢,呵呵。

我知道有些事情可能只有你能处理,我有一个朋友,这两天跟我聊天的时候说起一件事情,不知道是不是经过这次的遭遇,我也变得有些敏感了呢,具体情况你直接找她谈吧。

当然,希望没事最好了,记得有空来看我们哦。

“这个柔姐姐看来对你很有意思啊,烈儿。”

雷琼说话间一股醋意。

“琼姐你别太神经,我收拾一下,吃完中饭就出发。”

雷琼听罢,直接飘进了火烈的手环之中。

找地方停好车后,火烈踱步向小区内走去。

这个小区面积还算挺大的,室外各种设施,建筑齐全,不但有供人们休息的凉亭,人工水池,紫藤花的步廊,健身器材区,还有一个儿童游乐场所。

“琼姐,现在时间不早了吧。”火烈边问,边伸手去掏手机。

“按你们现在的说法,估计差不多是下午四点左右。”

雷琼抬头望着若隐若现的太阳估算到。

“下午四点零五,琼姐果然是一台会飘的时钟啊。”

“说说看,什么情况,按你的性格,可不会无缘无故这么正式地问我时间。”

雷琼没有理会火烈的吐槽。

“现在已经过了小学放学的时间,但琼姐你看看那里。”

火烈伸手指向不远处的儿童游乐场。

雷琼望去,之间偌大的游乐场中,只有两个女孩子在嬉戏玩闹,一旁的长椅上坐着她们的母亲,时不时的对两个孩子笑着说些什么。

雷琼瞬间明白了,既然是放学后,按道理,游乐场应该挤满了孩子才对。

“有意思,我们过去问问。”

火烈说完,便向长椅上的母亲那里走去。

“是啊,最近小区里有几个孩子生病了,都在住院。不少没生病的孩子放了学也被家长关在家里了。”

这位母亲说完抬头看了看火烈,“哎?你是不是叫火烈?”

“嗯?你是…黄秀?”

“啊,就是我,我在孔柔那里看过你的照片,果然很帅啊,孔柔总是提到你呢。”

眼前这位母亲,年纪跟孔柔相仿,论相貌也与孔柔不相上下。

火烈也是感叹,美女都是喜欢扎堆的吗?

雷琼听到黄秀一上来就对火烈称赞有加,直接从后面拍了火烈后脑勺一巴掌。

“赶紧办正事!”

火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打得向前踉跄了一下,搞得黄秀也吓了一跳,有点不知所措的:“哎呦,怎么了你?”

“没事没事,好像有虫子撞到我头上了。”

火烈尴尬的解释着,并连忙:“孔柔说你这里可能有些…事情,需要我来帮忙。”

黄秀定了定神,告诉火烈最近几周以来,学校里有不少孩子都生了病,而且情况还有些严重,基本每个生病的孩子都住了院。

由于学校的孩子基本都住在附近几个小区,许多家长都非常担心,认为这是一种传染病,有些甚至直接让孩子待在家里哪儿也不去。

那些生病的孩子就在小区附近的医院里住院,我也是那里的医生,昨天去儿科病房看了看,情况确实不容乐观。

我先生最近在国外出差,我是今天下午刚好休息,就带她们出来玩玩。

虽然担心,但总觉得把孩子们关在家里也怪可怜的。

黄秀边说,边看向一边的两姊妹。

火烈低头想了想,认为单凭黄秀口头的描述,还无法具体判断出什么,于是对黄秀说道:“那这样吧,黄秀姐,明天一早你带我到儿科病区,找一下那里负责的医生,我当面问一些情况,也看一下孩子们的状况。”

“没问题,真希望那些孩子赶快好起来啊。”

第二天一早,火烈直接来到医院的老年科病区,找到了黄秀。

与昨日的生活装束不同,今天一身白衣的黄秀显出了那种医生特有的气质,别有一番风味。

“小烈,你来了啊,在查房之前我还有点时间,我带你过去儿科吧。”

“黄秀姐你这里都是年纪大的病人,不好弄吧。”

火烈边走边跟黄秀聊着天。

“其实老人跟小孩一样,都是需要哄的,老小孩老小孩,就是这么个意思,也是需要特别照顾和关爱的呢。”

黄秀说着也表现出了职业的一面。

说话间,两人路过一间单人病房,火烈随意憋了一眼,却停下了脚步。

轮椅侧对着门口,可以看到一位老先生瘫坐在上面。

老先生留着一头长发,已经全部花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的桌边柜。

火烈凝神望去,桌边柜上是许多小孩子的照片。

而就在此时,老人突然转过头看向火烈这边。

老人颧骨很高,脸色暗淡无光,布满皱纹的脸象树皮一样粗糙。

一双眼睛深深地陷了下去,瞳孔的颜色已近灰白。

火烈见状,皱了皱眉眉头。

但让火烈感到有些头皮发麻的,是老人此时对着自己,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