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玄幻 > 长生绝 >

《长生绝》晨光风凌烟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时间:2019-07-18 17:15:24编辑:月殇魂

独家小说《长生绝》是泛舟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主角晨光风凌烟,书中主要讲述了:“铁熊山人”朗声授道:“行者,顺天行气也。依循自然,掌少阴之气,化罡风而体动……”一众弟子皆闭目沉思,各自体味其中深意。唯晨光一人因已掌握浮空之术,左顾右盼,心不在焉。此时,师母兰若雪从后堂转出,一眼...

长生绝

推荐指数:

《长生绝》在线阅读

《长生绝》 《长生绝》晨光风凌烟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免费试读

长生绝 第3章 梦醒 源起(下) 免费试读

“铁熊山人”朗声授道:“行者,顺天行气也。依循自然,掌少阴之气,化罡风而体动…”

一众弟子皆闭目沉思,各自体味其中深意。唯晨光一人因已掌握浮空之术,左顾右盼,心不在焉。

此时,师母兰若雪从后堂转出,一眼便瞧见众人中坐立不定的晨光,笑着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晨光见师母召唤,料想必是好事,连忙轻手轻脚溜至后堂门口。

兰若雪见他过来,笑着:“你这孩子,今早做什么去了?雪儿可是等了你一早上,刚才怒气冲冲的找你去了,有没有伤着哪儿?”一边说着,一边递过一个紫红色,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圆饼。

晨光眼睛一亮,连忙接过,囫囵两口吞下肚去,连连赞叹:“师母做的紫蕃果饼永远是天下最美味的。”

兰若雪微笑着又递过一个,看他又是两口吞下,嗔他道:“慢点吃,还多的是,管够你吃饱的。”

晨光连吃了三个,方才摸摸肚子道:“师母,我不是有意忘了师妹的事,而是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怪梦,今早起来细细回想,始终不甚明了。”说着他便将昨晚的梦境告诉了兰若雪。

兰若雪听着他讲述梦境,表情越来越严肃,待晨光讲完,兰若雪再递给他一个紫蕃果饼时,双手竟有些微微发抖。

晨光觉察到师母的异样,却又不便发问,正此时,“铁熊山人”讲道已毕,唤晨光说话。晨光向师母一礼,转身来到师傅身边,盘坐在师傅侧面听教。

“晨光,你平日均按时听道,缘何今日却误了课业?”铁熊山人毡须。

晨光正待回话,那边厢唯雪早已按耐不住,立即接口道:“爹爹,大骗…师兄他昨晚为了捉这个宝贝忙了一晚,所以今早误了时辰。”一边说,一边把装着“胖胖”的盒子打开,递到“铁熊山人”眼前。

“铁熊山人”正定睛向盒中看去,一个金黄泛白的小脑袋却探出盒来,正对着“铁熊山人”的鼻子。

只见“胖胖”两只前爪扒拉住盒子边缘,两棹胡须上下弹动,竖起三角形的耳朵前后摆动,一对圆溜溜、黑漆漆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铁熊山人”

“胖胖”离“铁熊山人”着实太近,仅差寸许便挨着“铁熊山人”的鼻子,而这“铁熊山人”又着实高大,为看清这眼前之物,只得尽力将两眼向中央靠拢,一人一兽大眼对小眼,场面一时无比滑稽。

唯雪第一个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随即厅中众爆出哄堂大笑,就连一向最是严肃,被大家戏称为“黑面”的兄张志郎也忍俊不住,笑得前仰后合。

“铁熊山人”自知失态,表情大窘,抽身后退,以大袖掩面,连道:“拿走!拿走!”

唯雪捂着肚子,看着正围着盒子内边转圈的“胖胖”咯咯笑道:“胖胖,你可看清你眼前是什么了么?那可是大黑熊,一口就可以把你吃掉,哈哈哈!”盒里的“胖胖”听得唯雪跟自己说话,前爪离地,蜷在胸前,仅以后腿站立,呆呆的看着唯雪,表情认真,竟似听懂了一般,惹得唯雪忍不住又兴奋一阵。

恰此时,兰若雪端着一大盘紫薯果饼进到厅内,正听到唯雪这番话,立时笑责唯雪道:“大伙说什么呢,这么开心?雪丫头该打,连你爹都敢调笑。”嘴上最如此说,却没有半点责罚之意,众都毫无在意,该窘的窘,该笑的笑。

兰若雪笑呵呵的将果饼分给众人,分给唯雪时,“胖胖”瞪着大眼睛,瞧着唯雪接过的果饼,脖子跟着果饼所过之处,不断拉长,待到唯雪将果饼放到嘴边,“胖胖”竟然一跤跌倒在盒子之中,原来它只顾着看果饼,却连转身也不转,脑袋只顾后仰,焉有不倒之理?

它这一倒,兰若雪也瞧见了,她轻咦了一声,随手掰了一块果饼,递给了“胖胖”小家伙也不客气,圆溜溜的蹲在盒子里,两只前爪捧着果饼,狼吞虎咽起来。

唯雪见母亲表情有异,忙:“娘,你知道胖胖是何种灵兽吗?”

此时“铁熊山人”已恢复过来,接口道:“你适才将这小拿得太近,一时难以看清,想你父母当年行走世间数十载,焉有不知之理?”话至此,他却又不愿直说这是何灵兽,众人又再呵呵笑了一回。

兰若雪微笑道:“这小小灵兽可不能小看,此兽名曰茸鼠,乃大地之精。此兽分四阶、八品,每阶每品皆有不同灵慧,对主人大有助益。”

众人一听,纷纷议论,唯雪尤甚,拉着兰若雪的衣袖不放,迫不及待想知道“胖胖”的全部来历,而“胖胖”却在盒子里奋战紫薯果饼,一阵囫囵吞枣,将两个腮帮子撑得胀鼓鼓的。

兰若雪看了“铁熊山人”一眼,见他也微笑着点头示意,转而冲大家摆摆手,待众人停下议论,方才说道:“这茸鼠乃孕大地之精气而生,别具慧根。依身形不同,分为四阶,每阶又依外形各异,共分八品。第一阶个头适中,共分三品,最大不过三寸。第一品唤作枫叶茸鼠,有灰、白二色,其背部有一条明显的黑色条纹,十分容易辨识。这一品性子好动,对周遭动静极为敏感,不太与人亲近,但若驯养成熟,可作对敌预警之用。野生茸鼠大多为此种类。”众人听得这小小茸鼠竟可对敌预警,纷纷泛起一阵惊讶。

兰若雪略一停顿,待大家议论声小后方才接道:“这第一阶第二品唤作银狐鼠,狐本为上古时一种狡猾的野兽,以狐命名,足见此种茸鼠灵慧非常。这类茸鼠色泽灰白,有些则为纯白,但背上有三道黑色条纹,纯白色的不甚明显,但依稀可见。这类茸鼠较与人亲近,易于驯养,因而普通修道者驯养的多为此类茸鼠,功用与枫叶鼠一般。”

众人均听得津津有味,兰若雪又接道:“第一阶第三品唤作紫衣茸鼠,特征与银狐鼠类似,但其色泽为淡紫色,若是有阳光照射,会泛出紫色的光泽,据说,从这第三品开始,茸鼠便可汲取天地灵气,修真得道。”众人听到这里,又发出一阵唏嘘惊叹。

兰若雪转过身来,面对着唯雪道:“这第二阶茸鼠分为两品,第一品唤为金狐茸鼠,乃是第一阶银狐的进化,全身雪白,背部条纹转为金色。这类茸鼠可耳听人言,行为迅捷,传言说军队中有驯养此种茸鼠做间谍之用。而第二阶第二品唤作琥珀茸鼠。”

兰若雪说到这儿,轻轻侧头看了看唯雪盒中的“胖胖”接着道:“这琥珀茸鼠通体金黄,背部条纹几不可见,肚腹毛色泛白,与人最是亲近。”唯雪听到这儿,低头一看,“胖胖”不正是琥珀茸鼠吗?她听兰若雪说琥珀茸鼠最喜与人亲近,忍不住伸出手指试着逗弄“胖胖”但小家伙此时还有一小块紫薯果饼未吃完,见唯雪伸手进盒子,立刻一个转身,两只前爪将果饼藏在身下,微微侧头,警惕的注意着唯雪的动静,同时嘴里也毫不停顿,胡须快速抖动,三两下将果饼塞进嘴里,却又不吞下去,鼓着一对堪比脑袋大小的腮帮子,开始与唯雪玩起大眼瞪小眼的游戏。

晨光在一旁看她玩的开心,忍不住逗她道:“你既已知道这小家伙的来历,便带它出去玩吧,咱们师兄弟们可还要听道呢。”

唯雪闻言,白了晨光一眼,哼了一声道:“我既要听,也要逗胖胖,你待怎的?”言毕,低头对“胖胖”耳语起来。

兰若雪看着他二人微微一笑,又接道:“这第三阶也有两品,第一品,唤作小熊茸鼠。”晨光听得这一句,忍不住哈哈笑起来,厅中众人皆不知他为何发笑,只有唯雪把两颗小虎牙咬得咯咯作响。晨光看着唯雪咬牙切齿的摸样,赶忙憋住了笑,举手对大家道:“方才看见两只老鼠在房梁上嬉戏,是以忍不住发笑,扰了师娘授业,请师娘莫怪。”众人皆是修道之人,耳聪目明,房梁之上若是有鼠,焉有不知之理?然则晨光平日便爱搞古怪,众不知他缘何发笑,故而也不再多问。

只听兰若雪接着道:“这小熊茸鼠因体型颇大,能有手掌大小,较其它茸鼠大了一倍有余,故而唤为熊茸鼠,但因其体毛与平常茸鼠一般长短,配在它的身体上,就显得毛短了,故而又称为小熊茸鼠。”

众人正听得入神,旁边“扑通”一声,却是晨光捂着肚子,笑的面红耳赤,翻倒在地,手指着唯雪精神的短发,嘴里念叨着:“因着毛短,称为小熊茸鼠…”

这次连“铁熊山人”与兰若雪都禁不住面露疑惑之色。唯雪却是再也忍受不住,一声娇喝,抱住晨光左臂就是一口。一声惨叫如地裂山崩,自草庐之中传出,草庐外,林鹿奔逃,飞鸟四散,草庐内,众人看着摸着嘴唇,露出满意笑容的唯雪以及抱着左臂,蜷成一团的晨光,目瞪口呆。

兰若雪终究是见多识广之人,赶忙对众人道:“他师兄妹一贯如此,却休管他们,我再接着与大家说这茸鼠。”

众人连忙回应,再无人理睬那二人。

屋里一时间静如子夜,半响,兰若雪才面露尴尬的说道:“方才被他二人一闹,我却忘了说到哪儿了…”众皆默然。

这时,晨光却冷不丁从地上弹起来说道:“师娘您说到因毛短,称为小熊茸鼠。”

兰若雪生怕又出意外,连连道:“对对对,是说到这儿了。这第三阶第二品称为西施茸鼠。西施原是太古时一貌美女子,后世人常以此代指美貌女子,故名思议,这西施茸鼠也是茸鼠中最美的一类,其大小较小熊茸鼠稍小,却又比其它茸鼠稍大,但周身长毛,如女子长发一般,乃是茸鼠中的美貌鼠,故而称为西施茸鼠。这二品茸鼠因个头较大,身具灵力,可施展一些道法。但这一阶的茸鼠世间难见,可遇而不可求,我与你们师傅当年也是机遇巧合,方得见过一次。”

说罢,她回头看了“铁熊山人”一眼,二人目光交汇,似忆起当年往事。

兰若雪很快收回目光,对着众人道:“这最高阶的茸鼠唤作侏儒茸鼠,也有前人将其唤作老公公、老婆婆茸鼠。这一类茸鼠长不过二寸,许多只得拇指大小,行动却是极快,普通修道之难看清。传说这一类茸鼠可参变幻,可与人心灵相通,是近似地仙一般的存在,我们却是从未见过了。”

说罢,她看着与犹未尽的众人道:“大家也听了许久了,还是先填饱肚子,一会儿才好修习你们师傅所授课业。”

众人这才意犹未尽的纷纷起身,晨光与唯雪也混在人群中,打打闹闹朝饭厅而去。

饭后,众弟子各自回屋,研习师傅所授道法,晨光也回木屋去了,唯雪得了琥珀茸鼠,课业也不修习,兴奋的回屋与“胖胖”玩耍去了。

兰若雪见众人皆散,方才悄悄与“铁熊山人”讲起晨光所说梦境一事。

“铁熊山人”听罢,默然良久,仰天一声长叹,喃喃道:“十八年,该来的终是要来了。”说完,转头与兰若雪四目交汇,久久没有分开。

话说晨光返回自己的住处,抬头看了一眼悬在半崖处的木屋,深吸一口气,默运道法,施展出浮空之术,直接从谷底升至木屋之上,再缓缓降落到露台,如飞絮,自然、从容,毫无声息。若是“铁熊山人”在此,定会大吃一惊,短短一天,晨光的浮空之术竟已大成,与那些苦修多年的修为不相上下了。

晨光悠然落地,面含得意之色,但下一刻他看着满屋木屑,立时头大如斗,嘴角得意的笑容也只得转为苦笑,垂着头进屋去了。

第二天天色尚早,晨光大清早的起床,好不容易将屋内收拾齐整,正在露台之上坐练气韵,突见天际一道流光划过,直向草庐方向而去。晨光心中一惊,立即提气而起,掠向星月谷中。

当晨光赶到星月谷中,却见师傅师母及一个周身袅绕着黑色雾气的人立身草庐之前,似在谈论什么,一众师兄弟则远远侍立一旁。

“铁熊山人”与兰若雪见晨光来了,都不再说话,那人立即察觉,转身向晨光望来。

晨光与那人四目相对,恍惚间,一道淡紫色的身影手挽剑花,衣阙,自梦境而出,与眼前的身影合而为一,散发出淡淡的黑色烟霞,如梦似幻,晨光如被雷击,魂魄离身,呆立当场。

长生绝

长生绝

作者:月殇魂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